江詩丹頓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功能與創新的重大突破

來源:嘉人網 編輯:邱邱
導讀:今天,隨著江詩丹頓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的驚艷亮相,這枚順應佩戴者需求的杰出時計,將重新定義高級制表業的未來。

在長達264年的精湛制表歷史中,江詩丹頓在制表技術和設計美學領域中不懈創新,建立了無可撼動的美譽。今天,隨著江詩丹頓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的驚艷亮相,這枚順應佩戴者需求的杰出時計,將重新定義高級制表業的未來。

 

啊

佩戴時,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會處于高頻活躍模式,表盤上顯示小時、分鐘、日期、月份、閏年周期和動力儲存,與快節奏的現代生活方式步調一致。當腕表無需佩戴時,品牌自行研發的3610機芯可調至低頻靜待模式,降低運轉速率以保證至少65天的動力儲存。 

機械制表業中曾有一個基本理論設定,發條盒以固定的時間間隔輸出動能,與其所述的動力儲存周期偏差很小。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可將發條的固定動能有效轉化為可變動能,將高級機械制表的可適性提升至全新高度。

憑借264年的高級制表經驗,江詩丹頓開創性地在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中搭載了兩枚平衡擺輪,分別以不同的振頻運作。位于8點鐘位置的按鈕可讓佩戴者根據需求在兩種振頻間輕松切換。佩戴時,將腕表調至高頻活躍模式,該模式下擺輪振頻為5赫茲(36,000次/小時),動力儲存可達4天。

若腕表將長時間靜置,則可將其切換到低頻靜待模式。第二擺輪的機芯振頻將大幅降低至1.2赫茲(8,640次/小時),這使得腕表的動力儲存可延長到至少65天。在此期間,時間及萬年歷顯示依舊正常運轉,如需佩戴則可隨時切換回高頻活躍模式。

萬年歷新意

萬年歷被公認是最實用的一項鐘表高復雜功能。精密的運轉機制能夠正確顯示包括大小月和閏年在內的所有日期信息,因而萬年歷功能擁有了極高的日常實用價值。然而迄今為止,萬年歷腕表的實用性一直備受傳統發條技術的限制——在多數情況下,萬年歷腕表在佩戴前,都需要進行時間調校。

如今,這枚手動上鏈萬年歷腕表可在靜置兩個多月后仍正確顯示日期和月份,這是品牌制表史上的一次創舉。江詩丹頓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真正實現了“萬年歷”的含義,是品牌不斷創新的征途上又一座里程碑。

雙重芯率®系統的動力與控制

江詩丹頓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采用了一套正在申請專利的機械系統,能夠在不干擾機芯走時的情況下,從5赫茲(36,000次/小時)的高頻活躍模式瞬時切換到1.2赫茲(8,640次/小時)的低頻靜待模式。

該系統的靈感源自日本江戶時代(Edo Period)(1603 - 1868)的“不定時法”計時制。該時制(源于中國十二地支計時法)將日夜各劃為六個部分,但各部分長度會因日夜以及季節的變化而不同。該時期的鐘表配備單平衡擺或雙平衡擺,可自動切換運作速率。在2019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表展上,一臺誕生于18世紀初,擁有類似結構的日本燈鐘于江詩丹頓展廳中展出,這臺燈鐘是瑞士國際鐘表博物館(Musée International d’Horlogerie)的藏品。

模式切換器是確保雙重芯率®系統正常運行的關鍵所在。其采用單一擺輪機制——同一時刻只允許一個擺輪運作。此外,單一擺輪機制還能使不同模式間的瞬時切換沒有任何延遲。這保證了3610機芯分毫不會中斷,時間顯示極為精準。

5赫茲(36,000次/小時)的高頻活躍模式和1.2赫茲(8,640次/小時)的低頻靜待模式下的兩枚擺輪由同一個發條盒驅動,這也是動能分配最為有效的方式,這種分配方式也是單一動力儲存顯示得以實現的唯一途徑。能效至上是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的核心,尤其彰顯了雙重芯率®系統及其代表的意義。

當腕表長時間平置時,高頻運轉的擺輪會繼續耗費發條動力, 而該款腕表低頻靜待模式時的振頻只有1.2赫茲(8,640次/小時),從另一方面展示了其低能耗的優勢。

為萬年歷腕表賦予永恒

為了充分發揮可由佩戴者自行調控的雙重芯率®系統的優勢,并發掘潛在動能,此腕表的萬年歷功能機制也被重新設計,以將能耗降到最低。

跳轉顯示方式會對機芯平衡擺輪的穩定運作產生副作用——輸往擺輪的動力會因跳轉而被削減。許多情況下,還會導致擺輪振幅減弱,影響機芯的整體走時。在配備多個跳轉顯示的腕表上,例如萬年歷時計上,這種干擾尤為明顯。

在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中,江詩丹頓采用了日期、月份和閏年的瞬時跳轉顯示(專利申請中)。為此,我們重新設計了跳轉機構,采用簧式雙齒輪復合系統,讓跳轉機制所需扭矩只有傳統跳轉顯示的四分之一。有了這一改進,即便在跨年零點時,活躍模式下三處瞬時跳轉顯示同時運作,平衡擺輪受到的振幅影響也可忽略不計。

更多技術挑戰

在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中,為了實現不同凡響的萬年歷功能和創意新穎的雙重芯率®系統的融合,品牌還解決了眾多其他的機械難題。

在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中,江詩丹頓首次打破了振蕩器頻率的傳統范圍。為此,品牌在機械計時基本原則方面展開了全新的研發工作。

其成果是一種全新游絲的誕生,專為滿足高靈敏度的靜待模式擺輪(1.2赫茲, 8,640次/小時)而設計,其橫截面積僅有0.0774毫米×0.0159毫米,如發絲般纖細。靜待模式擺輪中游絲的橫截面幾乎只有活躍模式擺輪中游絲(5赫茲, 36,000次/小時)的四分之一,更為精細。

時間和分鐘顯示在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中看似無奇,但其復雜程度突破常規、遠超前例。由于3610機芯搭載兩枚擺輪,且不會同時運作,所以每次讀取時間,時針和分針都須從兩個輪系中獲取變量信息。憑借齒輪差速器的存在,指針得以從多個輸入源讀取走時數據。

第二個差速器則安裝在發條盒上,用于發條上鏈,并在發條向靜待模式擺輪輸出動能(配有專門用于低頻擺動的精致游絲)時降低發條扭矩。兩臺差速器將動能儲存信息傳遞至小表盤,以顯示發條的剩余動力。

功能強大的3610機芯擁有480個零件,但其厚度只有6毫米,直徑只有32毫米,堪稱微型工程學的壯舉。憑借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江詩丹頓在機芯結構優化領域再攀高峰。

工藝源于設計

除了經典的鉑金表殼設計和久負盛名的高復雜功能,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還特意在古老修飾工藝上融入了現代美學。

機芯夾板和橋板裝飾有日內瓦波紋(Côtes de Genève),并經由NAC處理而呈現深色涂層,比起其它類似工藝,具有更好的耐腐蝕性和耐久度。

表盤上,18世紀藝術風格的機繪花紋和霧面修飾工藝幻化為簡潔的放射狀機刻雕花和噴砂表面。為了實現傳統與當代的充分融合,表盤在加工過程中被拆分為兩個主要部分,并采用多階段加工工藝。飾有手工機刻雕花紋飾金質表盤中央區域,被嵌入藍寶石水晶外圈,金質時標也被嵌于藍寶石水晶外圈上,最后借助激光雕刻和灌墨技術,實現光滑無縫的外觀。

經典表殼設計、當代風格表盤和精美機芯巧妙融合,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雙重芯率萬年歷腕表彰顯出不言自明的低調特色——以不懈創新,傳承無可比擬的品牌制表精髓。

 

關于江詩丹頓 

江詩丹頓創立于1755年,擁有260多年從未間斷過的悠久歷史。品牌始終恪守著引以為傲的高級制表傳統,傳承精湛制表技藝,弘揚歷代工藝大師們傾力打造的精致美學風范。

作為低調優雅的高級鐘表杰出代表,江詩丹頓用別具一格的制表技術與美學設計,以及高超的藝術工藝和裝飾技法,不斷創制卓爾不凡的鐘表作品。

江詩丹頓為制表傳統和創新精神賦予無限活力,并將其注入主要產品系列:Patrimony傳承系列、Traditionnelle傳襲系列、Métiers d’Art藝術大師系列、Overseas縱橫四海系列、FIFTYSIX®伍陸之型系列和Historiques歷史名作系列等,此外,還提供“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定制服務為鐘表鑒賞家們創制獨一無二的時計杰作。

1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邦女郎們誓拼搭配不做花瓶
邦女郎們誓拼搭配不做花瓶
從1962年10月,第一部《007》上映開始,這個系列特工影片就注定將成為一個傳奇,片中所展現的
X
云南时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