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來源:嘉人網
導讀: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Z 世代逐步登上主場“自我”與“意義”是他們的星辰大海出生于千禧年前后的三位Z 世代女孩文淇、張子楓、唐赫正在刻畫出這一時代的先鋒女孩輪廓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繡花棉絨絲綢上衣、金屬MONOGRAM 耳環、

MONOGRAM 指戒 均為 LOUIS VUITTON

 

 

文淇身上的無年齡感似乎是由內而外的,即便從未有人將無年齡感與一個16 歲女孩聯系在一起:很小就意識到自己的外貌和性格不屬于討喜類型,也曾嘗試改變,融入人群,卻意識到圓滑起來的自己正在喪失身體里最寶貴的東西,因而放棄——關于“意義”的思考成為了她適應周遭的衍生能力,堅持或者妥協都該具有意義。

 

 

 

10 歲踏入演藝圈,她一邊拔節成長一邊剝離與吸收著撲面而來的信息,過早進入成人世界,年齡帶來的最大限制是來自外界對“后輩”的刻板印象,她覺得多少有些不公,卻也更加努力;她時常忘記自己的年齡,卻也尤為看重年齡這件事。“我很珍惜自己的每一歲,因為我覺得每一歲都只能過一年,過了這一年你就又變到下一歲了,你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就覺得不能浪費時間,會很珍惜。

 

 

 

慢熱,界限感強,不善偽裝,以及一點自我,大致勾勒出了文淇的輪廓。相比社交性的客套,她更習慣與這個世界保持距離感,跳出當下去觀察,觀察周遭的人和事,也觀察細節下顯露出來的本質。
善良像是世界之外的人與物走向文淇的通關文牒,持證才可進入她的世界。“我很清楚我想交什么樣的朋友,我也很清楚,自己在逞強的情況下跟別人交談臉有多么臭。
銀幕上演技被認可的文淇,自認為在每一段被動關系里都“演技很差”。“我很怕自己露出什么馬腳讓別人更討厭我,會覺得說你這么小你就已經開始在表演大人這一套了。所那不如做自己。”

 

 

 

這些骨子里的東西多半受影響于母親。從文淇有獨立意識開始,母女間的對話便更像是成年人間的交談——只給建議,不為她做決定,選擇的人生由自己承擔。她認為母親直到現在仍然是一個很酷的女生,甚至有一點神經質,而她從這位酷女生身上學到的,是“人一定要堅強,一定要勇敢,一定要敢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從我很小她就告訴我,說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所有人都是困難的,沒有一個人是沒經歷過痛苦或者悲傷的。你的事情在別人的角度上看可能根本就不算什么,你也不要再去給別人造成壓力,有些事情你不如就把它忘了,不必那么計較。但是你一定要快樂,要成為一個善良的人。

 

 

 

拍攝來時的路上,穿過市區的街道,文淇看著不斷向后的青黃相間的樹,大片大片的自然顏色被頭頂的陽光照出明暗面,那一刻她覺得真幸福。她喜歡記錄這種幸福,湖泊的顏色,溪流的顏色,天空的顏色,那些層次豐富的靜態讓她覺得自在又開心。
夏轉秋的這個時候她有些焦躁,因為總是引起過敏,但一場雨就能解救這種情緒,“昨天雨下得有點大,但昨天的天是白色的,整個世界都是白色的,我就覺得也挺幸福的。所以就偶爾會找點時間靜下來,可能什么事也不做,就發發呆。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金銀絲提花刺繡連衣裙、黑色系帶短靴、

MONOGRAM 指戒、

金屬戒指 均為LOUIS VUITTON

 

 

“如果不做演員會去做什么?”

 

 

 

我有可能就真的普普通通去當一個上班的人,不知道,可能就去做乞丐了吧。因為我也不愿意找其他的工作,也不太擅長跟人相處,我可能就是那種跟大老板說話沒說上幾句就會被他叫保安請出去的人。然后也懶得跟人交談,最后就只能每天睡在大馬路上。”16 歲女孩回答得一臉誠懇。

 

 

 

距離18 歲還有兩年的時間,對于成人禮文淇期待又惆悵。“等我成年了我一定要干盡‘壞’事,我一定要把你們說我不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一遍,因為我成年了,你們也管不了我。”

 

 

 

這種半賭氣式的發言偶爾把她拉回到16 歲的年紀里,然后又立馬回到當下的常態,因為下一秒她立刻意識到,成年之后,她就要對自己負責,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了,期待長大和希望慢一點長大在身體里持續撕扯,讓她在越來越接近成年的日子里變得有些陰晴不定。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天際線圖案刺繡夾克、藍白拼接半裙、

MONAGRAM 指戒、

金屬戒指 均為LOUIS VUITTON

 

 

她不確定成年之后的自己到底會變成什么樣子,可能依舊是一個放蕩不羈的孩子,也可能變得更內向了,又或者變得更加圓滑也說不定。“但能確定的是,兩年之后我還會是個演員,可能兩年之后,你還會遇到我。”

 

 

 

文淇覺得自己與這個世界親近又疏離。她身處其中,無奈卻執拗,反抗時甚至帶著一種儀式感。“我是一個不愿意屈服的戰斗士,我一個人就是一個戰場,我站在這里身批鎧甲手持寶劍,我的對面就是千千萬萬的一條長龍大軍,那就是世界。可是我有點偏執,我有一點蠢、有一點傻,我知道可能我稍微屈服一些我就會好過一點,我可以得到更多的關愛,我也會更好地生存下去,可是我不愿意,我就是將自己的傻進行到底。
《嘉人靈感實驗室》首期上線,打開視頻,戴上耳機,一起進入文淇的Inspiration lab,感受聲音背后的奇妙世界。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黑白針織廓形上衣、黑白拼接結構半裙、

MONOGRAM 指戒 均為LOUIS VUITTON

 

 

不單是本人,即便是角色,張子楓也大多跟叛逆的女孩不沾邊,好像在銀幕前這些年,她一直穩穩地長大,差別只是有時沉靜,有時溫暖。

 

 

 

然而當張子楓遇見《我和我的祖國》中的呂瀟然,好像之前的一切平順都有了足夠合理的解釋:她可能是最常見的普通女孩,隨著自己的心性直來直往,哪里需要故意去反抗什么來顯得自己與眾不同?

 

 

 

“班里一定有這樣一種女孩,不怎么注重自己的外表,但每天干什么都比較快樂隨意。”雖然電影中的少年呂瀟然鏡頭不多,但一句脫口而出的臺詞“牛掰”已經足夠彰顯她骨子里質樸簡單的與眾不同。

 

 

 

“她應該是我演的角色里活得最簡單的,什么東西都是很直的一條線,我想當飛行員,你說我當不了我就要揍你,她沒有拐彎,而是直面自己喜歡的東西,我就覺得挺酷的!

 

 

 

屬于呂瀟然和張子楓的年輕肆意,是想做就做,不需要看別人任何眼色,因此也就少了看起來在與世界為敵,實則是與自己較勁的對抗感。

 

 

 

我猜測很酷的人都不覺得自己很酷,有個詞叫物極必反,你去做最不酷的人你就酷了,所以就隨意吧!

 

 

 

所以在張子楓的世界里,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重要過在別人的意見面前猶豫不定。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黑色解構緞面上衣、黑色長褲、

MONOGRAM 指戒、金屬MONOGRAM 耳環、

金屬戒指 均為LOUIS VUITTON

 

 

演戲也一樣,雖然自己也承認有時候不太確定是否能表達出導演的訴求,但選擇相信自己好過左顧右盼:“因為只有極少數人會真的會站出來告訴你哪里演得好,要說出來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我不是屏蔽別人的話,而是會作為一種參考,但我更希望自己給自己一個定論,當然這可能就需要在專業度上有一個更強的把控。”

 

 

 

這樣的堅定也不是與生俱來的。

 

 

 

在張子楓的記憶里,小的時候也很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家人的肯定:“小學四五年級,有一陣子興致勃勃地寫散文,那個時候很愛發給我媽媽看,我印象特別深,有一次整理東西翻到文章的背面,竟然還寫了幾個字‘ 媽媽不滿意’。”

 

 

 

說起這段已經云淡風輕的張子楓,也知道當時很可能是媽媽在忙,隨口說了一句“挺好的”就沒再給其他反應,但當時認真創作了一大張A4 紙文字的張子楓卻走心地生氣了,于是一筆一畫記下了:“媽媽不滿意”。后來漸漸發現,與其一味地等待別人的認可,不如自己先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即便現在很多時候,她也知道自己只是走在探索的路上,還沒找到那把足夠答疑解惑的鑰匙:“比如畫畫,我其實沒有專業訓練過畫人像,每次畫畫前就會先給自己拍一張照片,自己當自己的模特。”從專業的表演到消遣的畫畫,她都找到了自己的方法:先去嘗試,其他再說。

 

 

 

嘗試的方法,就是跳脫限制,先去生活。“很多前輩都說演戲來自生活,那我就先去學會享受生活。”

 

 

 

從5 歲第一次拍廣告到現在18 歲成為觀眾眼里的“小戲骨”,張子楓在鏡頭前已經13 年,卻并沒讓“公眾人物”這個身份影響自己作為一個普通姑娘的生活,反而越來越認識到鏡頭之余獨立生活的可貴。

 

 

 

“有一天下課回來,我自己打車,那會兒北京正在堵車,那一剎那就是一種脫離了藝人的身份,作為自己本身去體驗整個生活的感覺。突然那一下感覺很不一樣,生活中會有很多這樣的一瞬間,希望以后可以把我體會到的這么多的一瞬間,都表達在一部電影里邊。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白色提花廓形夾克、白色無袖襯衫、

藍白條紋緞面燈籠裙、金屬點綴珍珠耳環、

MONOGRAM 指戒、金屬戒指

均為LOUIS VUITTON

 

 

自認有點“慢熱”的張子楓,拍戲時要等到跟導演慢慢熟絡了才會主動探討表演,但在體會了這么多的“一瞬間”之后,她已經開始嘗試讓自己在張口之前先去接近導演想要的結果:“演員是整部電影里的一小塊,我肯定要去輔助整部片子,演員就像泡騰片,最后要融在戲里邊。

 

 

 

或許她從來都不夠劍走偏鋒、特立獨行,但一些嘗試就像泡騰片一樣在緩緩發生著,不需要一聲驚雷,就讓她融在自己想要進入的世界里。

 

 

 

“我現在很自由,但那種自由是四處游蕩。”——對未來想進入的下一個世界,張子楓依然靠自己就看得清楚,就這樣隨心所欲做出嘗試,時間總會給出答案:“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不是特別確定很多東西,但我覺得這很正常,確定了就把自己束縛住了,可能每個人在這個年齡段都是這樣,沒有反而很奇怪。

 

 

 

總有一天,她會找到自己內心的堅定與自由,就讓它順其自然地發生,從來都不需要強求。
打開視頻,戴上耳機,一起進入張子楓的Inspiration lab,感受聲音背后的奇妙世界。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金銀絲提花刺繡上衣、金銀色提花刺繡半裙、

黑色及膝靴、金屬MONOGRAM耳環、

MONOGRAM 指戒 均為 LOUIS VUITTON

 

 

作為冉冉升起的國模新星,唐赫有著堪稱輝煌的開始:2016 年獲得Elite 世界精英模特大賽中國區冠軍并進入全球總決賽,首次亮相2019 年春夏時裝周就走了14 場秀,僅僅一年時間過去,到前不久剛結束的2020 年春夏時裝周,她已經出現在了23 場秀的T 臺上。
這樣堪稱火箭速度的成績飆升,有點像她初中那三年從1 米57 長到1 米75,好似一切作為超模的成功都正順理成章地在她身上展開。
面對職業生涯的第一次上升期,唐赫也并沒怯場,反而是每一次都在挑戰著旁人對她這個形象的想象極限:“從70 年代很酷的感覺,到很可愛的少女感,我都可以駕馭,從臺步到表情,我的狀態都是不一樣的。當我穿上一件衣服,可能整個人都像變了一樣。

 

 

 

雖然走在T 臺上要始終保持著時裝的高級感,但唐赫通過自己微妙的表情、動作,詮釋著品牌之間全然不同的精神內核,甚至權威的模特網站Models.com 都用一句很具體的評價來肯定過她的獨特:“一個像變色龍一樣的存在。”

 

 

 

其實唐赫的“變色”遠遠沒有局限在T 臺上。雖然關注時尚的粉絲們早就習慣了超模臺上臺下的不同,譬如很多走秀時面無表情的超模在街拍畫面里笑起來都充滿溫暖,也有不少超模說自己雖然瘦得充滿“高級感”卻并不避諱美食的誘惑——但像唐赫這樣索性以“唐赫的好吃推薦”為tag,開了微博話題并且每天更新的超模,在她之前還真的沒有過。

 

 

 

每天給自己的好吃推薦編輯文字還配上勾人食欲的照片,這并不是她走秀之外的情緒放松,而是投入了大把時間,想認真做好的事:“我會花很多時間去研究什么東西和什么東西放在一起好吃、什么東西在哪個店……如果我將來開面包店,會把什么放在面包里?我會忍不住去翻一些店,看看有沒有出新品、新的搭配組合,我也會把它們收入囊中。”
或許是因為年輕的新陳代謝足夠抵抗美食的熱量爆擊,又或許是雖然不刻意健身但每天的運動量也足夠消耗攝入,總之,當唐赫充滿幸福地描繪起她吃過的奶油小蛋糕,沒人覺得這一切只是擺拍,而是真的對她的認識立體起來:“有人問過我說,你覺得作為一個模特,發這些合適嗎?那如果你這么講,我不作為一個模特發這些,你覺得可以嗎?我可以是一個模特,但我也可以同時作為一個美食推薦者來發這些東西。”未來可期的超模,和離不開甜品的美食推薦者,都是她愿意擺到人前被認識的唐赫。

 

 

 

就像絲毫沒有“偶像包袱”地尋覓和推薦美食,唐赫進入超模這個行當,也并沒有經過什么特別的深思熟慮,一切源于想做就做:“覺得這個職業很酷,我可以穿很多漂亮衣服,在臺上走秀就覺得自己很酷很漂亮。”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玫紅色夾克、黑色緞面短褲、

黑色針織打底衫、黑色系帶短靴、

金屬LOGO 耳環、MONOGRAM 指戒、

金屬戒指 均為 LOUIS VUITTON

 

 

當然任何鏡頭前的美好都隱藏著背后不為人知的辛苦,但哪怕是已經體會過“連續八九天只睡幾個小時”的體力極限挑戰,唐赫也沒覺得這是需要咬牙忍耐的付出。“這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職業,我會認識很多不同的人、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而且這也是一個相對公平的職業,我的努力和我的幸運永遠是成正比的。你有時候會發現自己好幸運,會覺得自己簡直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你就更幸福了。”在了解了職業真相后,她堅持下去的原因,依然是發自內心的熱愛。

 

 

 

因為熱愛,很多艱難的事在唐赫這里都可以處之泰然。很多超模到四大時裝周走秀時要自己一個人輾轉不同秀場去面試,事后回想都會感慨在那種人生地不熟的情況下舟車勞頓。可同樣面對這樣的場景,唐赫心中的難關反而只是一個非常具體的畫面:“我在國外的時候,需要手機開導航,但手機壞掉了充不上電,我就只能靠記路牌認東南西北,居然就這樣跑了兩個面試、買了飯還回了公寓。”十幾歲的姑娘在外打拼,沒覺得孤獨或者心酸,甚至在第二次去時裝周就已經找到了“簡單粗暴”的應對之法:“多帶一個手機出門。”
這樣的獨立灑脫,或許有一點點來自唐赫喜歡的作家三毛:“她有一本書叫《雨季不再來》,講的是她在遇到荷西之前,去很多地方留學,她不像別人那么有錢,過得很慘,但她仍然會去各種自己想去的地方。”

 

 

 

這本書里記錄的三毛正好和唐赫現在的年紀差不多,也許正是這份相似讓唐赫更能體會三毛一個人在外的好奇與勇敢——然而當兩個人的時代相差近乎一個甲子,唐赫又跟三毛有著根本的不同:“她直接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體驗別人的生活,她真的太酷了,我很羨慕她,但我覺得我不可能真的成為她。

 

 

 

很多時候,人們會把美好生活當成自己的追求,然而清楚地界定出“羨慕”和“想要”后,屬于自己的道路才更清晰。

 

 

 

同樣處在十幾歲的尾巴上,當年的三毛知道自己要去流浪,現在的唐赫知道那樣很好、自己卻并不想要,兩種選擇都足夠忠于自我——這樣的坦白,正是專屬于十幾歲的酷。
打開視頻,戴上耳機,一起進入唐赫的Inspiration lab,感受聲音背后的奇妙世界。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攝影/王子千 

形象/AUSTIN FENG 

出鏡/文淇、張子楓、唐赫(ELITE)

文字編輯 / 陳柏言ChicoChan 

撰文/張凡(張子楓、唐赫)、陳柏言(文淇)

化妝/薛冰冰 發型/文智

制片/柯南

影棚/33+ ART SPACE

時裝助理 KILLA & VALERIE

 

視頻監制 / Fionn

導演 / iGUFILM_GUGU 

視頻策劃 / siqi

音頻 / Cris Chen

攝影助理 / 張恒

編輯助理 / Ealing

 

屬于Z時代女孩兒的酷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明星春節送禮腦洞都不小
明星春節送禮腦洞都不小
禮尚往來是咱們中國人的老傳統,尤其是新春佳節之際,總要給三五知己備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們
X
云南时开奖号码